欢迎进入 政务信息@云南招商网

州市招商

文山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一带一路暨桥头堡--详细
泰国投资政策更趋开放 云企何时睡醒
发布时间:2009-12-30 10:36:27   来源:云南信息报   作者:   点击:319次

对于东南亚这块土地,有人说:“真是深不见底,几千万砸下去,血本无归。”也有人说:“这里堪比金山银矿,进去了,有大把的钱可以赚。”

或许,去这块费解的土地投资,在未来几年能变得渐渐规范起来,这得益于将于明年元旦建成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

“不过,云南似乎还没准备好。”在采访中,企业认为面对与东盟双向的投资合作,云南企业界和政府都还需要做更多的准备。对于双方的投资活动,如果其中有一点的卡壳都会让充满投资热情的商人产生退意,因此各自的投资环境就成为了最重要的考量要素。

可以看到的是,东盟和中国投资者间并非没有商机可言,“走出去”似乎是个不错的决断,而且,东南亚是相对较好的选择。据云南省商务厅数据显示,2008年云南省实际对境外投资达2.4亿美元,同比增长75.6%,排全国第10位;而东盟对华投资也逐年增长,截至2008年底,投资累计达520亿美元,前三位依次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

一拍即合的原因是,一方面云企经济实力决定其投资区域和领域;另一方面,随着全球化热潮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国家寄望搭上全球化列车,老挝、越南、缅甸也如此。

而对于云南来说,如何利用日渐宽松的投资条例在“走出去”的同时又“引进来”外资,成为近几年最为现实的思考。

 

001cc43561e10ca23bba60.jpg

由磨憨口岸出境的中国货运车辆越来越多。

 

泰国投资政策更趋开放

应该说,随着自贸区的建设进程推进,在开怀迎接世界游客之外,泰国又以一个开放的怀抱在等待外商。

从云纺商业区设立以来,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商人常年来这里进货。越南平仙鞋业在这里设立了销售分公司,云纺商户对抱团以云纺商业区的整体形象到东南亚闯市场也充满期待。“经过对周边缅、老、泰几个国家的考察,我们将各方面条件最好的泰国作为首选地。”云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广华回忆道,相比欧美、韩国,中国商品价廉物美,且利润率高,中国商品在泰国有很大的需求,因此云纺将在曼谷投资建设中国商品城作为集团面向东盟非常重要的一步,而通过曼谷辐射柬埔寨、马来西亚、新加坡的销售半径也颇具吸引力。

2000年时,因为尚未走出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萧条,很多地产项目急于出手,价格优惠,梁广华看中了好几个地方,但是谈到实质问题时,在政府和法规层面遇到了重重阻碍。梁广华告诉记者:“当时泰国的政策法规有明确规定,外国在泰国投资必须与当地居民合资,且外商占股不能超过49%;外国人不能买卖不动产,工作签证3个月必须归国重新续签。”这些政策都是为了保护本国相关产业,因为中国商品进入泰国后对当地的一些产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政府和学术等社会层面存在一定的反感情绪。对于多年前错过的机会,梁广华非常惋惜,也一直在寻觅着另外的机会。

“而近两年这种恐慌情绪逐渐消失,当地很多小厂已经倒闭,但是泰国商人利用中国商品贴牌却做得风生水起,收益颇丰。”梁广华介绍,两年前,泰国对外国投资政策明显放宽,取消了外资在企业股权中所占比重的限制,也就是现在中资在大部分领域企业中可以控股。过去不动产不能进行买卖,而现在企业不但可以买地,还可以建房、办工厂。应该说,随着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设进程推进,在开怀迎接世界游客之外,泰国又以一个开放的怀抱在等待外商。

 

云南门槛 “小项目”不太受欢迎

阎松坦言,招商引资要大项目、大资金,而不用项目的发展前景、企业在行业内的客户群和地位来判断是否值得引进,这让公司的这个“小项目”很不受待见。

与泰国的投资政策越来越宽松比起来,云南的政策却让投资者感到摸不着头脑。

最近忙着“买地”的阎松就是其中一员。怎么偌大一个开发区,开工的项目似乎还不多,而土地却已经被“瓜分”完毕了?

作为和泰国打交道十几年的昆明环际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阎松,很清楚地看到了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后,昆明作为商贸大通道上物资集散地的中心节点地位。“我一个往来多年的马来西亚客商,也看中了这一点,希望与环际共同在昆明建立一个云南农副产品深加工和云南、东盟物资集散的中心。”阎松介绍,这位马来西亚客商拥有马来西亚到老挝和马来西亚经泰国到缅甸的铁路。我们双方的合作可以让云南、东盟商品在昆曼公路与泰国至马来西亚、新加坡的铁路上低成本高效地“跑起来”。而这个项目将成为云南对东盟贸易商品的中转点,做成面向东盟的另一个“螺蛳湾”。

但在3年前就着手为这个项目做准备的阎松显得有点无奈:“我们最初希望拿到50亩地,但是和开发区接触多次,得到的回复是开发区的土地已经划分给很多个招商引资大项目。”“我只好不停地妥协,50亩变成20亩,再变为10亩。”

而阎松听到的另一种说法是,只有项目金额上3000万,才可以申请10亩地,那如果项目总投入只需要1000万,企业为何还要增加2000万资金投入呢?

阎松坦言,招商引资要大项目、大资金,而不用项目的发展前景、企业在行业内的客户群和地位来判断是否值得引进,这让公司的这个“小项目”很不受待见。因为农副产品的投资项目并非是资金一步到位的“大项目”,而需要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与国际市场逐渐接轨的过程,只有当你的半成品获得了一定的认可后,你生产的成品才有这个市场机会。所以这是一个逐年增加投资的项目,企业得到了良好的发展“土壤”,完全能成长为一个大项目。

同样是招商引资,泰国已经准备了更开放的政策,而云南也需要用更有效的政策去招商。“招商引资如果由企业去做,则可以让引资项目在投产前就已经具有了很好的通路。”阎松举例说,企业可以引导下游客户及上游企业到省内投资,将一条产业链引入,在降低原材料成本的同时,按照客户需求生产也保证了下游的市场畅通,也许企业从生产半成品到生产成品,企业生产技术也同步提高,跟着客户需求一起成长。这其实是一个小项目的杠杆作用。

 

未来战场 云南准备好了吗?

“感觉云南还没做好准备,虽然政府的引导非常重要,但实际的操作层面是由企业来执行,和这几年纷纷涌向东南亚做生意的省外企业相比,大部分云南商人还没有这个意识。”

更为严峻的还在后面。

有专家指出,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后,云南的先天优势将不再,而与东盟的投资合作将全国化,这让起步虽早的云南企业有了危机感。

“云南企业近年在东南亚遇到了很多强劲的对手。”十年前就开始在老挝、缅甸以BOT等多种方式投资和承包多个水电站、基础设施建设的云南某外经企业办公室聂主任坦言,云南企业因为资金实力限制,在近几年的工程招标会上,难与“中”字头的企业竞争。云南企业对外投资的竞争形势也日趋严峻。

而显然近几年云南企业在东南亚遇到的国外对手也越来越多。“云纺的产品在缅甸、泰国、老挝几乎没有竞争对手,主要是国内同行,竞争形势与国内相似。而这种局势在2008年、2009年更加严峻,印度企业也开始在东南亚市场与我们抢市场。”梁广华解释,印度企业的原料和劳动力价格都低于中国。印度企业可以在印度或者国际市场采购原料,而中国需要依靠配额进口原料,这几年形成的国际惯例是,一到中国发放配额时,国际原料价格必定高涨,这让中国企业非常吃亏。所以中国企业只能靠提高劳动生产率、改进工艺、投入新设备来与之竞争。“虽然按照缅甸的消费习惯,云南的棉纱等纺织品是最受欢迎且价格最高的,但是随着自贸区的不断开放,相信这种观念也会改变,企业必须适时作出调整。”梁广华很清楚地看到了将在东盟市场上演的激烈竞争。

明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就建成了,阎松建议,应该把长期参与东盟经贸活动的企业聚集在一起,与政府形成一次对话,由企业提出与东盟经贸往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提升云南与东盟经贸合作的看法与建议。而政府听取这些建议后,对我省扩大对外开放的战略措施进行细化,制定战略下的配套政策和措施,并落实。

“其实现在国内宏观政策层面远远优于国外,但是国内在一些具体政策的操作和执行层面还有待落实和改进。”梁广华坦言。

而在梁广华看来,企业层面也许还没准备好投入到自贸区的“泳池”中竞技。“感觉云南还没做好准备,虽然政府的引导非常重要,但实际的操作层面是由企业来执行,和这几年纷纷涌向东南亚做生意的省外企业相比,大部分云南商人还没有这个意识。”梁广华强调,企业必须以区域化的理念来调整企业的思路和经营方向,否则将坐失云南与东盟的先天优势。

关于我们| 商会平台| 信息公开| 联系我们 滇ICP备08002862号

0871-67195654/67195610

电子邮件:yunnanzs@163.com

云南招商官方微信

法制在线官方微信

管理员登录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平台入口      招商大数据平台项目查询系统